曾多次登上春晚,丈夫的突然離世痛不欲生,而今複出卻淪為路人

曾幾何時,有多少的演員通過了春晚這樣一個舞台,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大明星,然而你了解到的可能是像趙本山、黃曉娟這些尚且活躍在眾人視線中的小品演員,不知道大家可還曾記得曾經多次上過春晚的演員戚慧。

我想這個本名對大家來說是陌生的,然而如果我說她叫黑妹,想必熟悉她的人應該不少,話說戚慧之所以被人稱為黑妹,是因小的時候長得比較黑,所以大家都叫她黑妹。而進入娛樂圈後,她嫌本名太文雅,不足以代表自己的個性,便用了黑妹這名字,沒想到幾年下來,本名反而被大家淡忘了。

說起黑妹,她曾在1998年春節聯歡晚會上,與潘長江、大山合作推出的小品《一張郵票》,成功的扮演了台灣來的尋郵女青年,在全國觀眾及海內外華人中引起強烈反響。在此之後她又多次登上了春晚舞台為大家帶來了經典的一幕幕,其實直到現在,黑妹曾經表演的小品尚且為人們所津津樂道,像《將心比心》、《家有老爸》、《時空麵對麵——話說英雄》等等這一係列的作品都在人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在觀眾的印象中戚慧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小品演員。然而事實上其實她是個演大戲出身的青島人,戚慧還曾經希望記者能給她“正名”:“其實我是演大戲出身的。”不過我想大多數觀眾都是通過小品認識她的,而她在演繹事業方麵的發展微機小品方麵的貢獻,自然人們也就忘記她其實也是個演戲的。

不過說到演戲,戚慧曾經還在《家有兒女》中飾演夏雪、夏雨的生母,夏東海前妻瑪麗,說到這裏是不是對她又多了一層熟悉感呢?可惜,《家有兒女》很多人都火了,她卻慢慢地淡出了娛樂視線。

說起黑妹的感情史還是算是比較令人心疼的,黑妹曾有兩段婚史,她的前夫叫做徐染,然而在前夫卻在黑妹事業正當紅火的時候,在銀川拍戲時突發疾病身亡,這對於黑妹來說,這是一件她最不想相信的事情,然而,事實就是如此,這對她來說是可謂是重重的一擊,那段時間,她是痛不欲生的,後來才在人家朋友的陪伴守護下,經過五年的時間才慢慢走出了傷痛。

而今複出的黑妹早已再婚,並育有一女,雖然如今的事業雖然不如之前大紅大紫,沒有娛樂視線過多的關注,平凡的生活卻過得有滋有味。

她也會像平凡的人妻一樣發發家裏的那些事兒!對於名利的追求也不再那麽重視,反而是把生活放在了第一位,而拍戲則遠遠地甩在了不著邊際的第七位。

不過雖說如此,但是黑妹一旦工作起來也是兢兢業業,認真工作起來飯都忘了吃飯。

經曆了那麽多的經曆,如今的黑妹早已看淡了名利,更多時候她學會了感受生活,享受生活,她的微博關注人數也不過1萬來個,如今的她受到的關注微乎其微,甚至早已被眾人遺忘,然而我想正是因為脫離了眾人的視線,她才能活得如此灑脫,其實有時候簡簡單單才是最幸福的。

意見反饋